您当前所在位置: 太阳城申博娱乐直营网 > 新闻中心 > 媒体莞工
【南方日报】珠江口如何崛起“中国斯坦福”
  • 发布单位:新闻中心
  • 发布时间:2017-12-29
  • 访问量:
  • 字体大小:  

    位于深圳市罗湖区大梧桐产业带上的瀚海基因生产基地目前正在进行紧张的收尾工作,年底建成后,第三代单分子测序仪GenoCare将实现年产能1万台的目标。南方科技大学“80后”副教授贺建奎创办瀚海基因,带领科研团队自主研发出可应用于临床的第三代单分子测序仪。这一创新成果让中国基因测序技术直接和欧美形成“三足鼎立”,人类的单次基因检测费用从近千美元下降到100美元以内。

    由大疆创新发起承办的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2017年度比赛正在进行中,该平台致力于培育新一代复合型科研人才及下一代青年工程师。

    11年前,在香港科技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的汪滔来到深圳,创办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大疆的产品占据了七成,中国人在全世界制造出新的消费潮流。

    放眼世界,大湾区的崛起都离不开“最强大脑”——高校群,硅谷崛起的本质就是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加州大学等进行人才聚集、资本汇聚、技术转化不断正反馈和强化的过程。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谁是它的“斯坦福”?“中国斯坦福”该如何崛起?硅谷和斯坦福的“珠玉在前”,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创新和高校建设提供了“榜样”:吸引国内外一流师资加盟,争建人才高地;鼓励教授、学生创新创业,培育创新文化;大力搭建科创平台、加大源头创新培育、建设诺奖实验室对接顶级人才与前沿高精尖技术……从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到香港、澳门,近些年高校建设提速,都在学习“斯坦福”,粤港澳大湾区良好的产业环境与高校的加速发展形成良性共振,创新“引擎”动力强劲。

    ●南方日报记者 孙颖 吕冰冰 见习记者 郭悦

    A 动力之源:高校成为创新强劲“引擎”

    12月3日,日本京都,书法家竹本大龟兴致勃勃地加了好几个刚认识的中国朋友的微信。每天高峰时段,全球有6亿人在同时使用这款社交软件,这是腾讯公司最“爆款”的一个产品。

    1998年11月11日,毕业于深圳大学的马化腾和同学张志东在深圳正式注册成立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目前,腾讯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也是中国服务用户最多的互联网企业之一。

    今年4月,暨南大学教授周振创办的企业广州禾信仪器正式挂牌新三板。周振是“明星”教授,也是上市企业董事长。他研发了8种不同领域的质谱仪,多款产品打破国际垄断,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也创办了国内首家专业生产质谱仪器的企业,实现了产、学、研、用一体化。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副校长罗智泉最近非常忙碌,他掌舵的深圳大数据研究院正在与龙岗区政府合作“智慧城市”建设。华为也有新项目向他发出邀请,此前,他与华为合作的通信网络领域的自动故障监控与诊断、住宅小区铜缆电线机箱的核心算法两个项目都已投入运营。

    来自QS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18的数据显示,粤港澳大湾区拥有160所高等院校,这个数据在四大湾区中排名第一。其中,属于世界50强的大学就有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

    这是大湾区的动力之源。

    截至2016年底,6所在深圳设立产学研基地的香港院校累计在深联合培养各类人才9211名,在深设立科研机构72家,承担国家、省部级及市级科技项目1128个,获得专利110余项,转化成果及技术服务269项;注册企业79家,注册资金约2.9亿港元,成为深港科技联合创新的聚集地。

    华南理工大学瞿金平院士团队改造升级高分子材料制品生产企业传统设备,打破了我国塑料装备长期依赖进口、跟踪仿制的局面;深圳大学刘剑洪教授团队的世界独创的制备高质量单层石墨烯技术,助企业打造全球石墨烯行业的领先地位;广东工业大学博士后秦磊创办机器人公司,三年时间销售超亿元,成为国内卫浴行业打磨机器人的翘楚……

    粤港澳大湾区高校的前沿成果,正在不断地走出大学校门,进入产业一线,成为湾区创新发展的强有力支撑。

    数据显示,2016年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佛山科学技术学院、东莞理工学院这5所高水平理工大学申请专利4747项,其中南科大达到28.9%左右,为产业发展输送大量科技成果。

    更可贵的输出是人才。南科大学生获得包括美国大学物理竞赛金奖、国际基因工程机器大赛金奖、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金奖等在内的多个国际学科竞赛大奖。2017届毕业生中,超过50%赴国内外知名高校深造,90%在深圳及广东其他地区工作,超过40%被华为、腾讯等企业录用。

    “一个高水平‘高校群’正在广东逐渐成形,加上香港、澳门的高校,这个巨大的高校群未来可能产生‘化学效应’,成为粤港澳湾区发展的‘内核’。”澳门科技大学教授梁勇指出。 

    B 创新土壤:产业环境与创新文化双重“加持”

    “刘自鸿的故事如果发生在美国硅谷,也许就不会这么精彩,因为加州无法与深圳的‘制造商生态系统’相媲美。”与刘自鸿同样来自斯坦福的Alex说。

    5年前,斯坦福博士毕业的刘自鸿的“柔宇”在深圳落户,凭借在柔性显示领域的研究成果,柔宇科技先后获得国内外十余家著名风投机构的五轮投资,估值突破30亿美元,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科技创业公司之一。刘自鸿的故事吸引了更多的追随者选择在湾区创业。

    无独有偶,2016年从北师大香港浸会大学毕业后,蓝婉龄创办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期望借力粤港澳优势资源实现发展,“粤港澳就是我们公司的基因。我们的投资人是香港的,生产工厂在江门。”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深圳-香港”地区以数字通信为主要创新领域,在全球创新集群中排名第二,超越硅谷。

    今年6月,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空间科学与应用技术研究院成立,近20位两院院士、20余位国家“杰青”加盟,吸引了近70家单位、150余名合作共建成员。中科院院士、研究院院长魏奉思透露:“深圳的信息技术发展得很快,有许多大的公司。我们想把现在的信息技术引到空间科学发展中来,所以专门成立了空间大数据的建模平台,这在全世界来讲是第一个。”

    生机勃发又完整的产业配套环境,让众多前沿科技“落地”的过程加速,反过来又促进大湾区的产业不断升级换代,与创新资源形成全球瞩目的良性互动。

    被誉为“硅谷教父”的斯坦福大学前校长约翰·亨尼斯曾指出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即斯坦福提倡创新,重视学生创新创业,鼓励教授和工业界保持密切联系,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商业产品。

    “这种创新文化、氛围的塑造对创新本身有着巨大的推动力。”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StephenBoyd说。

    鼓励教授、学生创新创业,加强学校与产业界的联系,有意识、有举措地培育创新文化,正成为广东、澳门、香港不少高校的共同追求。

    深圳大学每年为学生提供上千万元的创新创业经费,并提供创业孵化投资的全配套服务,让学生“带着企业离开学校”,目前已孵化学生创业企业183家,其中5家市值过亿元。为支持科研成果走向市场,深大将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比例上调至70%;南方科技大学成立了专门的创新创业学院。允许教授每周有一天到校外从事科研转化工作,同时为教授创业设计了有效路径。目前该校教授自主创办的企业已有40多家,吸引社会投资达数亿元;香港科技大学会定期举办各种创业相关活动;澳门科技大学今年成立专门的机构推进学校科研成果向市场转化……

    “科学家也可以是企业家,高校产学研可以相互支撑、相互促进,引领创新。”贺建奎说。他在斯坦福求学时,其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顶级科学家,同时也是12家公司的著名企业家。而这种“双重身份”带来的科研和产业化同频共振,如今也在粤港澳大湾区高校中上演。

    C 源头创新:让一流人才在一流环境下成长

    硅谷之所以能够引领全球科技和产业创新,与斯坦福的前沿科技成果支撑密不可分,全球一流的研究型大学是创新的源泉。粤港澳大湾区的大学,如何跻身“全球一流”?

    针对广东源头创新尚弱的现状,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下,广东高校近些年加大力度布局源头创新。深圳高校目前引进4位诺奖学者,分别挂牌成立诺奖得主科研机构(研究院或实验室),剑指源头创新;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工业大学等大学积极与地方政府、产业界搭建协同创新平台,带动行业产业走向国际前沿。

    “真正原创性的、革命性的创新都要回归第一原理,高校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院长张林认为,更多“聪明脑袋”的聚集,有利于高校发挥凝结核作用,带来基础性创新的可能,从而补上源头创新不足的短板,也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崛起带来支撑。

    一流的环境正在汇聚一流的人才。

    南科大引进2005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罗伯特·格拉布斯,建立深圳格拉布斯研究院,目标建成全中国最重要的新医药、新材料和新能源基地和一个开放式的、世界顶级的科研中心。诺奖大师的“品牌效应”让该研究院成为上述科学领域的人才“聚宝盆”,团队包括10位美国、中国科学院院士,40位杰出教授(千人计划、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等),200位研究骨干的人才层次团队,且成员都拥有极强的产业转化能力。

    得益于一系列与国际接轨的制度改革等,建校仅7年的南科大目前吸引了20名院士(其中全职院士9人),占深圳全市院士近七成;122名千人计划专家;15名长江学者……教学科研系列教师90%以上拥有海外工作经验,60%以上具有在世界排名前100名大学工作或学习的经历。

    而通过合作办学、协同研究、合力人才培养等合作形式,粤港澳湾区的多所高校也在吸引全球“超级大脑”、世界创新要素加速向湾区汇聚。如中山大学的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利用中法两国的教育和产业资源,打造本土化的精英工程师;暨南大学与英国伯明翰大学“联姻”共建联合国际学院,与10所境外大学成立14个涉外联合实验室。

    美国“学霸”兰斯高中毕业收到了斯坦福、杜克等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最终,他选择的大学是一所中国的学校——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如果去斯坦福,一切都好像是固定好了的。而在这里。我可以更多地介入到学校发展的进程里,能有更大的空间去展示自己。”

    目前,广东有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等9所高校开展基于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招生录取模式,学生的高考成绩占60%,高校自己组织的测试成绩占30%,高中阶段学业成绩占10%。这一创新机制也为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吸引一流学生提供了制度保障。多所试点学校反映,招收的学生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强。

    南方科技大学创新创业学院院长、国家千人计划联谊会副会长刘科说,目前通过大力引才、鼓励科技创新等措施,粤港澳大湾区的诸多高校正加紧追赶步伐,建设国际一流大学,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会有实质进步。  

    ■专家访谈

    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吴家玮:

    粤港澳大湾区崛起需要最强大脑高校群支撑

    南方日报:您是全国最早一批提出“湾区”设想的人,今天这个概念在粤港澳地区落地。您最初的构想和今天的现实,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吴家玮: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提出的这个概念,当时研究的是珠江口城市,香港、深圳、东莞、南沙、中山、珠海、澳门,基本是沿着海湾的城市。那时的说法是香港湾区或者深港经济圈。就像旧金山湾区一样,并没有把整个省都放进去。而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规模大了,构思强了,成为一个国家战略。国家战略视野广、规划性强。

    粤港澳大湾区兼有大陆性和海洋性,向东是福建、台湾,向北是江西、湖南,向西有广西、云南、贵州、海南,向南有南海、东南亚。按照目前发展情况看,用一个比喻来说,香港和深圳本身是一个核心,广州是一个核心,同时是哑铃的两头,两个核心联通起来,形成了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

    南方日报:对比其他湾区高校,在您看来,粤港澳湾区的高校目前存在哪些短板?应该怎样补足才得以支撑粤港澳湾区的创新发展?

    吴家玮:整个华南地区包括广东,高等教育的数量、水平与经济体量是不成正比的,缺乏真正教学一流的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的崛起,需要最强大脑高校群的支撑,所以要在高校方面好好规划。政府可以大力推动在粤港澳大湾区增加大学,包括成立私立大学,同时提高办学水平。单靠一些学校来这里办校区是不够的。

    南方日报:有数据显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的高校总数分别为95个、80个、100个、160个,其中排名全球50强的高校分别有3个、4个、1个、4个,排名全球100强的高校分别有3个、9个、2个、5个。粤港澳大湾区入榜的高校均来自香港。粤港澳高校群应该怎样协同发展,尤其用好香港名校资源?

    吴家玮: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深圳大学等学校虽然没有进入前100,但是我觉得它们都办得非常好。广东省至少应该有15所双一流大学,才能和经济更好地配合。广东启动建设一个学校时,可以利用香港的资源和经验,比如在学术规划、人员编制、校园设计、财务预算等方面。

    粤港澳大湾区要尽快利用好香港高校的资源,加快发展广东的高校。但我不希望香港高校来广东合作办二级学院,而是要办独立的大学,在师资、科研水平等要和香港同等水平,这样才更有意义。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一流的学生和老师对粤港澳大湾区名校的兴趣是否在不断增强?什么样人才的聚集,能支撑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崛起?

    吴家玮:吸引一流学生和一流老师,首先需要有名校。假如有名校的话,兴趣当然会增强,但问题是目前名校不够。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有些是创新的,有些是实用的,有些是做基础研究的,才能支撑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发展。

    南方日报:高校被认为是源头创新的主战场,而源头创新是可谓创新中的引擎。在您看来,在源头创新方面,高校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吴家玮:目前一些高校“五年要媲美加州理工学院”那样大吹大擂的说辞是不踏实的,办一个学校要踏踏实实从头办起,在源头创新方面也要踏踏实实。不要过分依赖引进诺奖获得者或院士,重点还是要踏踏实实做事情。但是踏实不代表慢,香港科技大学前10年是发展最快的时候,所以要抓住机会发展。虽然有很多高校的学生老师创新创业,但是高校的主要任务还是做基础研究。高校也可以引进一些研究所和科技企业。  

    ■数读

    高校总数

    数据显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的高校总数分别为95个、80个、100个、160个,其中排名全球50强的高校分别有3个、4个、1个、4个,排名全球100强的高校分别有3个、9个、2个、5个。粤港澳大湾区入榜的高校均来自香港。

    高校规划

    根据深圳有关规划,该市争取到2025年,高校达到20所左右,全日制在校生约20万人。到2020年,争取5—6所高校纳入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计划,高水平大学数量位居5个计划单列市前列。到2025年,争取3—5所高校综合排名进入全国前50名,成为南方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

    莞工建设

    东莞计划5年投入35亿元,以超常规举措支持东莞理工学院创建高水平理工科大学,面向全球重金招揽人才,加快建设成为以智能制造学科群为龙头的区域创新发展高地,力争2020年进入全国理工类院校百强。

    申请专利

    2016年,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佛山科学技术学院、东莞理工学院5所高水平理工大学申请专利4747项,其中南科大的占比达到28.9%,为产业发展输送大量科技成果。

    联合办学

    截至2016年底,6所在深圳设立产学研基地的香港院校累计在深联合培养各类人才9211名,在深设立科研机构72家,承担国家、省部级及市级科技项目1128个,获得专利110余项,转化成果及技术服务269项;注册企业79家,注册资金约2.9亿港元,成为深港科技联合创新的聚集地。

    记者:孙颖 吕冰冰

    原载于《南方日报》12月29日AT17版

    原文链接